民間借貸應當以藉款實際交付生效

來源: 民間借貸     發佈時間: 2011/1/10 下午 05:55:24    返回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規定,民間借貸系實踐合同,除雙方當事人訂立合同外,尚需要實踐的交付借款行為,當事人之間產生民事借貸關係才成立生效,形成相互的權利義務關係,債務人才能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案情]

2006年9月5日,顧某以保證人身份從許某處取得15萬元出借款,當日中午,李某在事先打印好的“今有借款人李某因事向許某借款人民幣壹拾伍萬元整,約定於2006年10月5日日終前歸還,如若逾期進行相應罰息處理”借據上的“借款人”後簽名並捺印,顧某在“保證人”後簽名並捺印。簽完字,顧某扣除一個月利息後,當即將餘款交付,並在藉據上註明“息已付一個月”。

另查明:許某於2007年3月20日出具證明一份,寫明其於當日“收到保證人顧某為藉款人李某擔保的借款資金人民幣壹拾伍萬元整,該筆借款本金人民幣壹拾伍萬元及產生的利息人民幣捌仟貳佰伍拾元正,均由保證人顧某歸還本人”。 2007年3月20日,顧某向江蘇省南京市白下區人民法院起訴稱,其已代李某償還借許某款,要求判令李某歸還顧某代墊款本金150000元以及利息8250元。李某辯稱,對借據本身無異議,但藉據上的錢並非其所借,而是原告自己向許某借的錢,其僅是在藉款人處簽名而已,現原告已將錢款歸還許某,故該債權債務關係已經消滅,不能再以擔保人的身份向其主張權利,該款其也並未拿到,而是實際由他人所借,且原告在給付借款時,已將其中7500元作為利息扣下。

南京市某法院審理後認為,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後,有權向債務人追償。本案中,被告李某與許某的借款關係,以及原告顧某作為保證人的身份,有借據證實。許某出具的證明證實顧某作為保證人已將藉款及利息代墊給付了許某。顧某作為李某對許某債務的保證人,在李某未能按約定歸還欠款後,為李某償還了欠款,李某應該向顧某償還代墊款。現顧某、李某的爭議在於,該款是否是由李某所藉以及借款的數額。李某對借據、證明的真實性不持異議,但辯稱該款實際是顧某向許某所借,而後再由顧某實際借與了鄒松林。法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予以證實。李某雖提供了與許某、顧某的電話錄音,但根據電話錄音的內容,顧某認可許某將15000元給了顧某;許某陳述借款先交給了顧某,後顧某直接拿給了李某,並覺得該款被鄒某拿走,以上兩錄音證據均不能證實李某關於“該借款是顧某自己向許某所借”,以及“該借款實際由鄒某使用”的辯稱意見。而證人鄒某、龐某的書面證詞,未經兩證人出庭作證,且顧某對兩證人的證詞也未予認可,故法院對證人鄒某、龐某證詞不予採信。李某的上述辯解意見,因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採信。關於借款本金及利息,顧某、李某雙方均認可,在給付借款時,“息已付壹個月”。但利息給付的過程及數額,雙方陳述不一:顧某陳述,在藉款給付李某當時,李某同意利息按每月1500元計算,並主動扣除了1500元,當場退還了顧某;李某陳述,在顧某給付借款時,顧某自己扣除了7500元,稱算作第一個月的利息。法院認為,顧某、李某雙方雖對利息給付過程及數額陳述不一,但可以確認在給付借款當時,其中部分款項作為利息給付了顧某。對該利息的給付過程是扣除還是主動給付,雙方均無證據予以證實,但李某實際並未收到15000元的借款,故法院認定,利息已在給付借款時從借款中扣除,故藉款的實際數額應將利息的數額予以扣除。關於利息的數額,李某雖辯稱為每月7500元,但並無證據予以證實,現顧某自認為每月1500元,並不違反法律規定,故法院確認為每月1500元,借款本金為148500元。現顧某主張自2006年10月5日起至2007年3月20日止的利息合計8250元,並不違反法律規定,法院予以支持。據此,2007年8月20日,該院判決,李某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給付顧某本金148500元及利息8250元,合計156750元。

一審宣判後,李某不服,提起上訴稱,理由是:上訴人雖然向案外人許某出具了借款為150000元的借據從而在表面上存在藉貸關係,但事實上上訴入並未實際得到150000元借款,依權利義務相一致的原則,上訴人不負有向許某還款的義務。對於借據上只註明己扣除一個月利息,並未明確利息的數額,被上訴人陳述利息為每月1500元,而證人證實是每月7500元,一審法院判決有失公正。被上訴人答辯認為,依照法律規定,債務人是否是直接受益人或直接使用人,和債權債務關係的形成無關。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後,有權向債務人追償。一審判決客觀公正,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中級法院審理過程中,李某主張本案所訟爭的150000元借款,是顧某從許某處借來扣除一個月利息7500元後,又直接轉借鄒某,故申請鄒某出庭作證。證人鄒某出庭作證陳述,我跟顧某周轉150000元,他說利息要高一點,後他打電話給我,說利息5分(即每月7500元),中午的時間我跟李某、龐某到他辦公室,顧某說我是外地戶口,他自己來做保證人,李某和顧某在藉條上簽了字,當時就扣了7500元的利息,顧某將142500元直接給我了。然後我就裝進包裡帶走了,我自己用了。 10月13日我將50000元還給了顧某,我跟李某一起去的,餘下的錢還未還。對於鄒某的證言,顧某質證意見認為李某跟鄒某有直接利害關係,鄒某的好多貸款是通過李某辦理的,故對鄒某的證言不予認可。李某則當庭陳述:“他(指鄒某)跟顧某要藉15萬元周轉,第二天他(指顧某)說準備好了,讓我簽個字,就可以給他了。鄒某想讓朋友的房產證做擔保,顧某說太麻煩,他(指顧某)來做擔保,然後說許某不相信鄒某,所以讓我寫借條”。

中級法院審理後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後果。本案中,李某主張本案訟爭的150000元借款,是顧某從許某處借來扣除一個月利息7500 元後,又直接轉借鄒某,為此申請證人鄒某出庭作證,被上訴人顧某對鄒某的證言不予認可。因鄒某與李某有直接利害關係,鄒某的證言又無其他證據相印證,不能推翻李某出具的借條的效力,故對鄒某的其向顧某借款150000元以及顧某預扣利息7500元的證言,本院不予採納。貸款人許某出於對借款人李某和保證人顧某的信任才實際交付借款,至於該借款最終實際由誰使用並不影響貸款人許某和借款李某之間債權債務關係的成立,李某應承擔其作為藉款人出具借條的法律後果,故一審法院認定顧某作為李某對許某債務的保證人,在李某未能按約定歸還欠款後,為李某償還了欠款,李某應該向顧某償還代墊款並無不當。關於利息,因雙方意見不一,一審法院根據顧某的自認認定為每月1500元亦無不當。綜上所述,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李某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對其請求,不予支持。 2007年8月20日,該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08年7月11日向省高級法院申請再審稱,其雖然向許某出具了15萬元的借據,但許某並沒有實際履行交付15萬元的義務,顧某和許某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向其交付了15萬元的借款,其也就沒有義務歸還借款,保證人也就沒有追償權可言。原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再審,撤銷原判決,改判駁回對其訴訟請求。顧某認為,李某向我借款,我則向許某借款,三方立據後,許某將款打到我的銀行卡上,我再把款給了李某,李某給我一個月利息1500元,我在藉據上寫上“息已付一個月”字樣。原判決正確,請求駁回其申請。
回到列表